您好!歡迎訪問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首屏 > 深度觀察

遠景能源:不到10年就被視為中國能源領域最大黑馬

作者:秦晨 來源:財富中文網 發布時間:2017-02-03 瀏覽:
分享到:

中國儲能網訊:不到10年,張雷創立的遠景能源就發展成為全球領先的風電設備制造商。但是不止于此,正在力圖用軟件和能源互聯網來重構全球能源新秩序。特斯拉也有著相似的目標,但是做法卻大相徑庭。

在 2016 年端午節假期的第一天,地處甘肅與新疆邊界的瓜州莫賀延磧戈壁的地面溫度已經高達 35 攝氏度以上。從塔爾寺出發,遠景能源的 CEO 張雷將帶領遠景的高管團隊在接下來的 4 天 3 夜里徒步穿越 100 多公里的戈壁無人區,直至白墩子—這是 1,300 多年之前玄奘西去取經途中最為艱險的一段。起初,張雷對參與這樣的活動有些淡漠," 我走過太多精神的戈壁。" 他稱,但是指揮都市白領們去挑戰沙漠荒灘激起了他的斗志。

首日的行軍被隊員們當成了繁忙工作之外的難得郊游,這讓張雷有一些惱怒。傍晚,他緊急召開民主生活會,先是不留情面地斥責隊員們 " 不重視挑戰自我 ",而后開始連夜部署行軍計劃。" 單單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該怎么做了。" 一名隊友私下里說。第二天凌晨 5 點,張雷讓大家在整隊出發之前連聲高呼 " 有組織,有紀律!" 開拔后,他手持對講機,像一名軍隊指揮官在隊伍里游走,隨時調整行軍方案。短短四天,兩支遠景臨時部隊就蛻變成了 " 荒漠突擊隊 ",并且最終在由多支隊伍參與的比賽里分別奪得了第一名和第二名。

兩周之前,張雷在遠景能源的另外一大戰場德國秘密開展新一輪布局。一周之內,他與 10 多家他心目當中的 " 歐洲新星企業 " 的領導人輪番會談,共同謀劃著一個企圖用可持續能源顛覆傳統能源市場格局的龐大計劃。

這是一個用 Uber 模式構建、由可再生能源支撐的 " 能源烏托邦 " 計劃。在張雷看來,未來能源世界將是由數以億計的發電設備、充電網絡、用電終端、儲能電池等組成的生態系統,就像是一個龐大的交響樂團,而遠景將會是這個生態系統的組織者、交響樂團的指揮家。

今年上半年,一貫低調的遠景在北美和歐洲市場陸續完成了幾起奪人眼球的戰略投資,包括歐洲第二大可再生能源管理公司 Baze Technology、北美最大電動汽車充電網絡公司 ChargePoint 以及美國硅谷智慧能源領軍企業 AutoGrid。這一次,張雷的目光瞄準了歐洲最大的分布式儲能公司 SonnenBatterie,一家在媒體眼里被視為 " 特斯拉大威脅 " 的德國公司。

從最近一系列的行動來看,特斯拉與遠景有著相似的目標和布局,但是做法卻大相徑庭。今年 6 月,特斯拉的創始人埃隆 · 穆斯克(Elon Musk)宣布收購他所創辦的另外一家企業—全美最大的太陽能發電公司 SolarCity,并且號稱特斯拉將由此轉型成為 " 全球唯一垂直整合的能源公司 ";7 月下旬,穆斯克又拋出了特斯拉成立以來的第二個秘密偉大計劃(secret master plan),核心是讓特斯拉發展為集汽車、儲能和發電于一體的可再生能源企業,并且預言這將是一家未來市值達到 1 萬億美元的公司。

張雷的全球布局絕不是純粹的資本整合那么簡單,事實上,他毫不掩飾自己對于那些通過上市融資之后在海外盲目投資的中國企業的不屑。" 我們擁有能夠整合各端的能源互聯網操作系統,它們在共同的平臺上將創造前所未有的協同效應—這是創造性的突破。" 張雷強調。相比于 " 資本家 ",他顯然更加樂衷于做 " 指揮家 "。

接近張雷的人幾乎都不會懷疑他與生俱來的領導力,盡管其中夾雜著清高、偏執和過度追求完美的個性和情緒,但是他們似乎更愿意包容這位心思純粹的領導者。他出生于江蘇一個企業家家庭,大學畢業之后,拒絕子承父業,獨自到倫敦留學、工作。10 年前的夏天,30 歲的張雷離開了倫敦金融城,回到家鄉江陰開辟自己的事業—籌建遠景能源。

自從 2007 年遠景能源成立以來,這家特立獨行的新能源公司就被業界視為 " 黑馬 ",營業收入從 2008 年的 3 億元增長到 2015 年的約 160 億元,盈利處于同行高位;在全球風電廠商激烈的洗牌過程當中,遠景步伐穩健。據彭博新能源財經和丹麥第三方咨詢公司 MAKE 統計,2015 年遠景成為中國第三、全球第八大風機設備廠商。不僅如此,這家目前僅有 1,000 多名員工的公司人均創造的營收是其風能同行業者的 3 到 5 倍,超越了華為、蘋果和谷歌。但在幾年之前,就在遠景邁向首次公開募股(IPO)的前夕,張雷停住了腳步:" 遠景想要打造的是時代的作品,而不是圍繞財務報表的上市公司。"

2009 年 7 月,在江陰高新開發區遠景能源最早租借的一棟辦公樓里,我與張雷第一次見面訪談。他不是一位善于在媒體面前自我表現的采訪對象,問題似乎永遠多于答案;對于他不感興趣的話題,他會肆無忌憚地走神或沉默。但是,一旦觸及他的興趣點,比如未來能源的發展趨勢,他又會馬上變得像發現新大陸的航海家一般,用嚴謹而富于思辨的哲學語言傾瀉他的理論,但未必顧忌對方是否真的能夠理解。

不可否認,張雷對于能源發展趨勢有著超乎常人的洞察力。他研究人類從大規模使用鯨魚油開始的每一次能源革命,并且認定 " 清潔能源成為主流是必然趨勢 ",而主導每一次能源革命最核心的要素是能源成本。2009 年他就預言:未來 5 到 10 年間,當風電的價格在人民幣 0.3 元左右時,它便具備了與化石能源抗衡的條件—彼時中國國家發改委發布的風電收購價格是每度電 0.51 元到 0.61 元之間,而在今年 4 月遠景參與的墨西哥國家風電項目招標的項目里,風電的招標價格已經低至每度電 4.2 美分(約折合人民幣 0.28 元)。

從成立開始,遠景能源就與它的中國風電同行們有著諸多基因上的不同:平均年齡 31 歲、20% 的國際員工、遍及北美和歐洲的研發和運營中心以及覆蓋全球的業務。張雷始終把遠景定位于一家技術公司,而非傳統制造業企業。他習慣以 " 遠景創新史 " 來展現遠景的發展歷程:從低風速風機到智能風機,從智慧風場 Wind OS 到阿波羅光伏云平臺,再到能源互聯網操作系統。

" 不跟隨 "、" 探索 "、" 創新 "、" 挑戰 " 是張雷口中頻率最高的詞匯。即使在面試新員工時,他也會一本正經地問 " 在你們眼中,未來的挑戰是什么 " 這類聽起來有些虛幻的問題。他心目中唯一認可的中國公司可能是華為。不過,當任正非在今年提出 " 華為已攻入科技無人區 " 時,一名遠景員工稱 :" 遠景從成立開始就進入創新無人區,不管是軟件定義的風機,還是能源互聯網操作系統,這些是在硅谷都沒有過的實踐。"2014 年 1 月,在遠景年度員工大會致詞里,張雷就以大航海時代開頭,激勵員工要用敢于付出的航海精神去探索未知世界," 我們沒有任何可以模仿的目標,但是我們要去創造這個行業的體系和游戲規則。" 他說。

但凡到訪過遠景能源的人幾乎不再會將這家公司與傳統風電設備制造商劃上等號。位于上海的遠景全球運營與研發中心仿佛是科幻電影里充滿未來感世界的真實現場。運營中心的大屏幕上實時跳動著遠景在全球管理的超過 5,000 萬千瓦(50GW)的新能源資產動態,包括風電和太陽能—它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管理中心之一。你可以隨時查看為谷歌提供能源的風電場的任意一臺風機的運轉狀況,也可以結合氣象、位置等周邊大數據,預測未來一段時間風場的發電效率。這是一個以物聯網為基礎的、高度智能化的平臺—從監控、分析,到遠程診斷、維護,乃至預測未來。

張雷的目標不只是做風電設備行業領軍者那么簡單,盡管他從未否認過遠景在風電領域仍然有著計劃周密的企圖。轉變早在 2013 年就已經開始,遠景是中國最早提出 " 能源互聯網 " 概念的公司。開發作為物聯網連接終端的智能風機是互聯網布局的開端,隨之誕生了中國風電行業首個軟件操作系統 Wind OS 以及風場設計、評估、管理等應用。這一年,遠景與美國最大的獨立新能源公司 Pattern Energy 簽訂合作協議,成為其新能源管理平臺服務提供商。由此,遠景從一家純粹的風機制造商演化為能源和互聯網結合的設備和服務提供商。

同樣在 2013 年,張雷籌劃跨入光伏領域。這一次,遠景所選擇的進入方式既非電池制造,也非投資當時熱門的光伏電站,而是從解決光伏投資 " 融資難、融資貴 " 的挑戰著手—建立光伏電站的評估、評級體系。這一切入點讓遠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光伏領域里站穩了腳跟。目前阿波羅云平臺管理著 500 多個分布式光伏項目、總計 5GW 的光伏資產。

" 我們正進行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化石能源到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的轉變和革命,這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 今年 6 月初,張雷在發表一個名為《重構能源世界》的演講時如此強調。

的確,全球能源行業正在發生巨變。據彭博新能源財經發布的報告稱,2015 年風能和太陽能的新增裝機量占全球所有能源新增裝機量的大約一半;可再生能源的新增投資額占新增能源總投資約 60%。去年年底,195 個成員國參與的巴黎氣候協定提出的 5 年內全球氣溫上升將控制在不超過 2 攝氏度的目標,將進一步推動未來幾年可再生能源的投資。今年 3 月,國際可再生能源署(IRENA)在發布的報告里提出了到 2030 年實現全球能源結構中可再生能源占比達 36% 的新目標。

" 絕大多數人并不清楚,目前新能源的經濟效益在很多地區已經超過了包括核電在內的傳統能源,能源結構正在發生顛覆性變化。" 遠景能源的執行董事張旭宇說。據他透露,投資總額約 250 億英鎊的英國欣克利角 C 核電站項目的電價約為 9.5 歐分每千瓦時,相比之下,今年墨西哥、埃及、秘魯等國在沒有補貼的情況下給出的太陽能和風能的招標價僅在每千瓦時 3.5 美分到 4.3 美分之間。

事實上,化石能源可能并不像人們想象的那么廉價。2015 年 5 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報告稱,2015 年全球化石能源稅后補貼將高達 5.3 萬億美元,相當于全球 GDP 的 6.5%,超出全球公共衛生支出。這個驚人數字的背后是高昂的環境代價成本。

能源企業一直是世界經濟的重要支撐。在今年 7 月發布的最新《財富》世界 500 強榜單前 10 強里有 6 家能源公司,它們基本仍然是傳統化石能源的代表。" 那些頑固堅守化石能源的保守派恐龍將是遠景顛覆的對象。" 張雷稱。

一些能源巨頭意識到了危機所在。2016 年《財富》世界 500 強排名第 32 位、德國最大的能源企業意昂集團(E.ON)就在 2014 年年底宣布,集團未來將專注于可再生能源、電網和客戶服務,而把石化能源、核電等傳統業務剝離納入新公司 Uniper,并且將于今年 9 月獨立上市,期望以此挽救集團岌岌可危的商業困境。

但在張雷看來,資產整合并不是變革的核心,可再生能源時代的變革終究會是一場技術革命—這與化石能源本質上的商品屬性皆然不同。伴隨技術進步,風能、太陽能的邊際成本越來越低,并且逐漸接近于零。挑戰在于,可再生能源猶如 "90 后 ",雖然朝氣蓬勃,但是卻面臨著間歇性、分布式、波動性的風險。解決這一挑戰的途徑指向了互聯網技術— " 能源互聯網是可再生能源時代的運行機制。" 張雷說。

2015 年,遠景在美國硅谷成立了專注于能源互聯網相關領域投資的風險投資基金。在其官方網站上,遠景投資宣稱是一家 " 由企業家投資企業家 " 的機構,并且強調投資基金沒有退出年限制約,因而每一項投資都將是與被投資者終生相伴的伙伴關系。

" 風能、太陽能領域已經有很多成功的硬件公司,但是在能源互聯網領域里,不少專注于軟件、大數據的企業規模并不大,它們是細分垂直領域的技術先鋒或隱性冠軍,我們尋找的就是這樣的新星。" 張旭宇表示。

特斯拉與遠景在布局上有著頗多相似之處,兩家公司在硬件(電動汽車和風電設備)、光伏、充電、儲能領域都有所涉足。然而,在整合方式上,二者卻大相徑庭:特斯拉偏向重資產的硬件投資和整合,而遠景則相信軟件才是重新架構未來可再生能源時代的真正黏合劑,因此在整合能源軟件公司的同時,力推能源互聯網的軟件平臺。" 未來能源行業的巨頭并不是大量擁有能源資產的企業,而是智慧能源系統的管理者。" 張雷說。

專注電網大數據的軟件先鋒公司 AutoGrid 就是遠景著力尋找的新星之一,客戶包括意昂集團、微軟、施耐德電氣等巨頭,荷蘭的能源公司 Eneco Group 用其軟件管理分布式的虛擬電廠。在 2015 年遠景投資成立之后不久,張雷就趕到舊金山與 AutoGrid 的創始人阿米特 · 納拉揚(Amit Narayan)博士會面。

" 我以為與一家中國公司老板見面,穿著要正式一些,于是西裝筆挺地去赴宴,可見面之后才發現雷(張雷)是 T 恤衫、牛仔褲,一派硅谷風格。" 納拉揚回憶,創立公司之前,他曾經是斯坦福大學智能電網研究室的負責人。今年 5 月,AutoGrid 完成了最新一輪 2,000 萬美元的融資,遠景投資成為其最大的戰略投資者之一。

在納拉揚看來,可再生能源時代的架構將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化石能源時代是幾家電力公司提供電力供應,能量流動是單向的;而新能源結構下會出現數億以家庭為單位的單元—他們既是能源消費者,同時也是能源創造者。能源互聯網可以解決分散而不穩定的能源網絡優化問題。" 在新能源時代,數據是燃料,而軟件是運作的機器。" 納拉揚說。

如果說 AutoGrid 的布局偏重能源供應端,那么遠景戰略投資北美最大電動汽車充電網絡 ChargePoint 則直接將觸角深入終端消費市場。ChargePoint 在北美安裝了大約 3 萬個適配幾乎所有電動車型的充電樁,在公共充電裝市場的占有率達 80%,是硅谷最為熱門的創業公司。在最新一輪 5,000 萬美元的融資里,遠景投資參與其中,此前的投資者包括 KPCB、寶馬和西門子。

與投資巨大、服務提供相對封閉的特斯拉超級充電站不同,ChargePoint 本質上是一家通過軟件管理充電設備的開放的互聯網公司,其商業模式也充分體現了共享經濟時代的特征。充電樁業主可以自己定價為他人提供充電服務,ChargePoint 則提供軟件管理平臺和相應 App,由此掌握整個充電網絡的數據流、信息流。2015 年,ChargePoint 與谷歌旗下的智能家居公司 Nest 聯接,接入智能家居生態系統。

儲能是新能源生態系統布局中極為重要的環節。今年 7 月底,特斯拉與松下共同累計投資將達 50 億美元的鋰電池工廠 Gigafactory 首期宣布開業。穆斯克宣稱,其龐大的電池產能除了支持電動汽車之外,還將為新興的儲能市場開發做好準備。

就在 Gigafactory 工廠開業的前夕,遠景結束了對 Sonnen 相對戰略控股權的談判。張雷透露,他將親自出任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Sonnen 是一家儲能領域的系統集成商,其產品已經銷售到歐洲和北美的上萬個家庭。但更為重要的是,它正在著力打造一個由分布式能源構建的虛擬社區電網。每一個加入者都將告別傳統電力供應商,在網絡協同下最終百分之百地實現清潔能源的自給自足。

遠景在風能領域的持續盈利能力為張雷在全球的輕資產布局提供了底氣,而遠景能源互聯網平臺則很可能成為這個潛在的能源顛覆者邁向成功的基石。但開放的平臺不是全部,在遠景的布局當中,所有加入生態體系的合作伙伴在物聯網中實現智能化,并且協同產生巨大的生態價值。加入的新星公司可以通過遠景物聯網平臺實現現有智能硬件與數據的溝通,省卻大筆物聯網系統投資。不久前,遠景與全球最大的管理咨詢公司埃森哲達成合作協議,將在全球推廣能源互聯網平臺,吸納更多的新能源公司加入。

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如果特斯拉和遠景都能夠抓住可再生能源變革的機遇,那么特斯拉可能更像移動通訊領域的 " 蘋果 ",而遠景則會是開放系統的 " 安卓 ",或者更像 PC 領域里注重軟件間協同的 Windows。張雷給正在構建的能源烏托邦取名為 Entopia(英文 "Energy" 能源和 "Utopia" 烏托邦的組合—編注),德國將是它的首個實驗室。" 德國的可再生能源滲透率已經達到 30% 以上,九成的可再生能源由普通老百姓提供。" 張雷說," 這次,德國將是戰場,美國和中國將會是這個戰場的‘兵工廠’。"

今年 8 月,美國前能源部副部長阿倫 · 馬宗達(Arun Majumdar)加入遠景能源全球董事會。他曾經主導美國國家先進能源研究計劃(ARPA-E),每年投入數億美元,資助可再生能源、儲能、能效等領域的革命性技術。" 遠景是能源界少有的具備硅谷基因的企業,這家公司有著驚人的原創能力。" 他說。

在商業領域里雷厲風行的張雷也對藝術有著極度的偏好,他稱自己是遠景的 " 藝術總監 ",親自修改遠景自己編排的 " 伽利略 " 話劇劇本,并且支持和組織為期一年的 " 上海種子 " 人文藝術項目。" 我們將邀請全球頂級的建筑學家、藝術家、科學家齊聚上海,共同探討人類 100 年后的未來,這將是一場思想盛宴。" 一貫少言寡語的張雷罕見地流露出難以抑制的熱情。

回顧 " 玄奘之路 ",張雷說自己最大的體會是 " 博愛 " 二字。" 那天行走在沙漠里,我看見一只丑陋的蟲子,就想用棍子驅趕它,隊友的一句‘動了殺生之念’的玩笑式提醒讓我瞬間頓悟—怎么能夠以個人的喜好來判斷另外一個生命的價值?" 他回憶說," 無論是成就他人,還是普渡眾生,如果沒有心中為眾生解脫苦難的博愛,如何支撐玄奘走出這八百里流沙?" 他說自己前行的最大驅動力是 " 人類的痛苦 ",而他正在 " 往苦處去 "。

" 我們正進行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化石能源到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的轉變和革命,這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

" 我們沒有任何可以模仿的目標,但是我們要去創造這個行業的體系和游戲規則。"

——張雷

原標題:不到10年就被視為中國能源領域最大黑馬

關鍵字:遠景能源 風電 光伏 儲能 能源互聯網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razocg.live

相關報道

深度觀察

侏罗纪客服